江西作家文坛第241期中篇小说连载专辑冯忠文《胡杨情》 他们从网恋开始直至上大学

《江西作家文坛优秀作品集》正在备选中。作品从文坛微刋择优录选。

胡杨情
作者:冯忠文

 

不知不觉,三年高中很快结束了。

好好自小就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和她的父亲陈为一样,从骨子里渗透出“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达目的誓不休”的个性特质。使得她在决定某种事或某些事的时候往往爱走极端,而这个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又有聪颖的睿智。父母也深知,好好决定一件事,不是含糊其辞,稀里糊涂,而是有自己的深思熟虑,独特见解,是为着某种追求和意愿,所以,一般来说,好好决定的事,父母还是给予大力支持。

好好非常喜欢这样的一句话,最美的风景,不在终点,而在路上。人生中,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美好,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也使得她对沙漠胡杨的一种深深的眷顾!

好好在征得父母的同意下,第一志愿就报考了新疆一所大学。这一年,那个网名叫“沙漠胡杨”的男生也考取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而且和陈好好在同一班级。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难道真的应了“人生中,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美好,都是最好的安排”?

其实,一年前,好好就知道“沙漠胡杨”的真名叫洪涛,比她大两岁,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胡杨县的一干部家庭。独生子女。学习成绩优异。

开学的前两天,陈为、尼娜和好好一家三口从吴京市国际机场搭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好好挨窗坐着,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白云,心情也随之激荡兴奋起来。白云静静地悬在窗外边,好似一伸手就能摸到。太阳在头顶,虽被机身挡住看不见,光彩却照得眼前一片明亮。飞机好似行驶在海洋上,远处云雾如船、如山,近处水波微漾。偶而有飞机飞过,小的就像电脑上的玩具机。身边时而有云轻轻飘过,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而迷离。忽然风起波卷,浪潮奔涌,千帆竞过,百舸争流。一只只海鸥鸣叫着掠过,穿过一片片沙洲,一座座岛屿,隐没在茫茫天际。云就像一望无际的大海,携卷着一波一波的浪,争先恐后地涌着,热闹地追逐着。一会一堆堆地聚集在一起,就像河面上用铁链连在一起的乌篷船,并排着,等待着。一会又像山头,隆起来,形成高低不平的山峰,依次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会又在移动,似有千万匹马在一起奔跑,奔跑,马鬃飘起来了,威风凛凛,彪悍极了。从飞机上看天空,一会是一望无际的雪原,一会儿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躺着的雪山,飞机就在山腰上滑过;一会儿雪山接踵,悬崖林立;一会儿雪封千里,几面如镜子般的冰河嵌在其中;一会儿是一片大朵大朵的蘑菇团,一会儿又是大片的珊瑚林。风流中,雪雾飘舞真好似有无数条银蛇舞动,变化着雪的模样。飞机在云层上翱翔,纯净的天空蓝蓝的,一尘不染。蓝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白茫茫的云海一望无际,仿佛搭载着乘客飞上美丽的天堂。一会儿,云朵上开满了一池池莲花,又好似有成群羔羊,有成群的骏马、山川、河流、有天兵天将、有神龙俯瞰人间。太阳西沉,黄昏将至,蓝天云海在夕阳中交融,天边出现了一幅壮观的旖旎风景,一会是七色彩虹,一会是水墨菩提,一会是万马奔腾,一会又是小桥、流水、人家。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了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尼娜和陈好好第一次到新疆。许多好奇已埋在她们心头了,最大的疑惑就是下了飞机是骑马骑骆驼,还是乘车到宾馆呢?宾馆是蒙古包还是土坯房?到了机场大厅,陈为所在公司驻新疆办事处的车子已等候多时了。公司司机小张,办事处主任东明热情地迎接了他们一行。提行李、寒暄、出机场、上车,一切都包裹在温暖的话语里……

 

 


真是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美。大美新疆,给尼娜和好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它不仅给人一种稀有美丽的震撼,而且更给人一种无限温柔的感情。大山大漠,大草原大森林,蜿蜒的河流,明镜似的湖泊……当它披着薄薄云纱的时候,像少女似的含羞,当它被阳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时候,又像年轻母亲饱满的胸膛。

从机场去市区的路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群,好好一家三口一下子感到乌鲁木齐是这样的生机勃勃,豪情万丈、英姿飒爽地向现代大都市急速奔跑。陈为三年前来过乌鲁木齐市。这一次,他用“每次来乌鲁木齐,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来形容乌鲁木齐的变化。“乌鲁木齐变化真大!”望着高楼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的繁华市区,陈为发出了感慨。爱好摄影的陈为,不时拿出相机,“咔嚓咔嚓”拍下了沿街的一组组照片。而好好则用手机,一会若有所思思考着什么,一会又不停在拍摄,眼前的乌鲁木齐,给她留下了怎么眼前一亮的感受呢?

大约半小时,车子停在了他们下榻的酒店。东明给了他们房卡,“你们先去房间洗漱一下,半小时后你们下楼,我们去吃饭。”

“好的。谢谢。”陈为望着东明说。

吃饭的地方是在陈为他们下榻酒店的对面一具有着新疆地方特色的餐厅。从地下通道就可到达,十分方便。这是东明主任为方便他们出行特意安排的。尼娜看着乌鲁木齐街头时尚美丽大气的女孩,情不自禁地对用家乡口音对东明说:“东主任,乌鲁木齐城市美,美女也如云啊。”东明也用家乡口音幽默地说:“行走在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欣赏来来往往的西域美女,也是一种秀色可餐的享受。” 

“看把你美的。”陈为接过话茬说。的确,乌鲁木齐姑娘大多身材高挑而性感,靓丽而妩媚。这种大气之美,远远超出了南方姑娘瘦小单薄,温文尔雅之美。

走进餐厅,餐厅里挂着外表红润的阿克苏大苹果、爽甜可口的库尔勒大香梨、

晶莹铮亮的吐鲁番葡萄、饱满盈红的喀什大石榴、沟壑纵横的和田薄皮核桃的照片……还有杏子、桃子、栗子等等,真是秀色可餐,令人垂涎三尺。还有新疆许多著名旅游胜地的照片,吐鲁番火焰山、喀什喀尔古城、天山天池、巴音布鲁克草原、喀纳斯湖景区、可可托海景区、江布拉克景区、那拉提旅游景区、塔里木胡杨林国家森林公园、楼兰遗址等等照片,真是栩栩如生,如临其境。好好在一张“金秋胡杨”的照片前看了有看,陶醉在胡杨呈现出醉人的金黄色里,此刻的她,犹如行走在铺满落叶的林间,置身于绯红的世界。她心想:我一定到这片位于塔里木的胡杨林里看看,一定!一定!

  不大一会,饭菜上桌了。新疆的美食,源于天南地北的人汇聚于此,天南海北的大菜和小吃也汇聚于此。但今天,东明主任以新疆特色为主,特意点了小份拌面、抓饭,还有羊肉串、风味羊排、薄皮包子、手抓肉等主食,还点了几个小菜。在新疆,几乎人人都爱吃皮牙子(即洋葱。新疆人习惯称之为皮牙子)。因其具有提高免疫功能,降血压、血糖、防癌等保健功效,所以,东明在新疆一直坚持吃皮牙子。突然,他似乎忘记之前点菜时是否点了皮牙子,这回他把服务员招手叫来:“来一份凉拌皮牙子。”

“好的,先生。”服务员面带微笑,在菜单上作了记录。

东明打开了一瓶伊力特。给大家一一倒了酒,其中还有驻新疆办事处的李科长、王科长。东明举起酒杯说:“伊力特是新疆茅台,新疆儿子娃娃酒。我提议,现在我们共同举杯,欢迎陈经理一家来新疆。同时,祝贺陈好好成为我们吴京市第一个考入新疆的大学生。你的学校就在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明天让司机张叔叔带你们先去看看,报名。”

东明说罢一饮而尽,其他人也跟着干了。东明不时举杯,劝菜,大家其乐融融,就像多年不见的亲人。

“东明叔叔,我敬您一杯。以后我在这里上学,还请您关照。”

“不客气,不客气。祝你学业有成。”东明举起杯子,一仰头,喝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相互举杯,海阔天空,从吴京市说到乌鲁木齐市,又从乌鲁木齐侃到吴京,既有思乡之意,又有浓厚之谊。东明和陈为两人是发小,又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两人的性格也特别投缘。公司上下称之为“兄弟俩”。两人频频举杯,一会窃窃私语,一会放声大笑,无所不谈。

欢乐的时光总会过得很快。大家似乎喝的高兴了,嗓门也提高了八度。尼娜举起一杯红酒说:“非常感谢东明主任的盛情。今天已经酒足饭饱。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在这里还要住几天,今天把话说完了,明天说啥呀?我提议,这杯喝完了暂且休息。”尼娜的话真是恰到好处,滴水不漏。大家积极响应。叮叮咣咣的碰杯声成为了欢乐的交响乐。

“东明叔叔,”好好望着一大桌饭菜,伸伸舌头说:“那个鸭子菜怎么没上来,是服务员漏了吗?”

“我没点鸭子啊!”

“叔叔,您不是说凉拌皮鸭子吗?我从来没吃过皮鸭子,特别好奇,想尝尝到底啥是皮鸭子。”

“好好,”东明用食指轻轻摸了摸好好的鼻子说:“凉拌皮牙子,不是鸭子,就是凉拌洋葱。”他指着一盘菜说:“就是这个。”

“啊,原来是这样。皮牙子不是皮鸭子。”

接下来,又是一片欢笑。

……

   夜幕降临,乌鲁木齐的夜色是醉人的、浪漫的。闪耀的霓虹灯,映照着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距离。

 



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

张师傅开着车从酒店出来,行驶在车水马龙的乌鲁木齐市街头。关于骑马和骑骆驼的猜想早已在好好和尼娜的心头消失了。不大一会,好好与爸爸妈妈一起,来到了就读的大学。这是一所新疆著名的高等学府,校园里载满了垂榆倒柳等风景树木,开满了郁金香、月季等花,院里有许多文化名人的石像,雕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湖岸边的柳树,像一个个靓丽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姑娘,正对着清澈的湖水,悠悠的梳理着长发。花园里的花儿都开了,红的、粉的、紫的、黄的,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灿烂斑点。成群的蜜蜂在花丛中忙碌着,吸吮着花蜜,辛勤的飞来飞去。

好好和爸爸妈妈一起见到了班主任,给好好报了名。尼娜对老师说:“我家陈好好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第一次过住校生活,请老师多关照!”

“陈好好家长,请您放心。这里就是孩子的家,是孩子成才的摇篮,是孩子走向社会的平台。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教育好您的孩子的。”

陈为、尼娜谢过老师,一家三口往校门口走去。在校门口碰到了一个男生。好好面带羞涩向父母介绍:“这是洪涛。”洪涛长着高挑匀称的个头,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睿智与优雅。

“叔叔,阿姨好!”洪涛礼貌地鞠躬打招呼。

“好!”

“你和陈好好是一个班吗?”尼娜问道。

“是的,阿姨。我们一个班。”洪涛说完望了望陈好好。

“你们要珍惜在校的学习时光。多学习文化知识。书到用时方悔少。”尼娜深情地说。作为母亲,此刻,她的心情是复杂的。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该不说什么?

“妈妈,”好好若有所思地说:“中午吃饭我们叫上洪涛一起好吗?”

“叫上吧,”还没等尼娜开口,陈为已经答应下来了。

中午吃饭的地方东明安排在了郊区的一家农家乐。郁郁葱葱的绿茵围绕成了墙面,葡萄架下摆放了几张大餐桌,铺上粉色的桌布,粉嫩的色彩和花墙上摆放的盛开的盆花色彩交相呼应,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温馨舒适的安逸,显得恬静悠闲。大家在东明的招呼下入座,如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既有情与景又有动与静的完美结合,充满了和谐。入座后,东明主任向大家一一作了介绍,随后饭菜也上桌了,有农家大盘土鸡,红烧鸭肉,还有新疆风味的烧烤。

“今天的午宴,首先祝贺陈好好报名成功。再则欢迎好好的新同学光临。”作为东道主,东明提议了第一杯酒。

“谢谢我的好朋友东明主任的精心安排,我敬大家一杯。”陈为提议了第二杯酒。

“好好,”东明夹起一块鸭肉放在好好盘里说:“这是鸭子,不是昨天的皮牙子。今天专门为你点了鸭子,没有点昨天的皮牙子。”东明主任的一席话笑得大家前仰后合。

“再坐的叔叔阿姨,还有我的同学好好,我叫洪涛。”洪涛端起杯中的饮料,大方地说:“我出生在塔克拉玛干腹地的胡杨县,我的家乡盛产罗布麻,棉花,香梨,还有新疆各种瓜果。每当金秋时机,家乡成片的胡杨林会变成金色红色,如同燃烧的火焰,十分美丽。欢迎到我的家乡做客。还有一个月,家乡的胡杨树就变红了。”洪涛说着这番话,介绍着家乡的时候,眼里充满了希望。

洪涛大方英俊的外表加上不拘谨的举止,侃侃而谈的伶牙俐齿,口若悬河但又把握分寸从不失礼的表现,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悠悠四年,转瞬即逝。而在大学期间,陈好好和洪涛这对有情人相爱了。花前月下,树荫丛中,留下了他们牵手的浪漫。

好好和洪涛默默相爱着,他们从网恋开始直至上大学,时间已不算短。他们之间彼此懂得,彼此信任,彼此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读懂,走进彼此的心里进驻。哪怕静静的并肩坐着,一起漫步,见到对方,都是一种幸福,安心的温暖,在心间心花怒放。洪涛曾经幸福地对好好说:“遇见你,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好好也甜蜜地说:“与你的相识相知相爱,让我陷入了无尽的相思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茫茫人海,在不确定的时间,不确定的地点,在未知未来的长河里,遇见你,是缘分,不是巧合。”

在好好和洪涛看来,他们是属于情窦初开的自己在一次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了对的你我。所以,在那一刻,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心动,什么叫一见钟情。对于洪涛,当那个绝色佳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对于好好,当那个气宇不凡的洪涛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们知道,自己已不是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我”了。自己的心因你而加速,而自己的目光也一直跟随你的身影。你是人群中风度翩翩的帅哥,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而自己就在那一刻就显示出来了!你是人群中倾国倾城的美女,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而自己就在那一刻喊出“爱”来了!

秋天的乌鲁木齐街头,万紫千红,分外妖娆。远山含黛,一城秋色尽染。鲜花,温暖了这个季节,也怒放了陈好好和洪涛两个炽热的心。

“好好,”洪涛牵着好好的手,漫步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北路,这一条路,他们不止一次走过。“我俩的事情,你给叔叔阿姨说了吗?”

“我说了,我爸爸没说啥,我妈妈要求我回吴京市工作。妈妈说,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子女,外婆外公,爷爷奶奶都希望我回去。”好好说完,看了看洪涛,低下了头。“洪涛,如果家人非得我回去,我该怎么办呢?”

“……”听完这番话,洪涛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几片飘零的落叶,在他俩脚下飞舞着,缠绕着一桩桩往事。

“那……好好,我跟你回吴京吧。我无所谓,只要不离开你就行!”

“……”好好深情地望着洪涛。

人生就是这样,或喜、或悲、或忧、或淡。都不可能事事一帆风顺,往往会在人生的某一过程,某一阶段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或是这样那样的转折。或许,在以后的情境中,都会一页一页的翻出来,值得去慢慢的回味。

洪涛爱着陈好好。陈好好也爱着洪涛。毕竟大学四年,他们在这座花园般的校园,收获了许多宝贵的知识和人生经验,同时,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对他们来说,用“受益匪浅”概之,将是恰如其分了。他们现在依然清晰记得大学报到时的点点滴滴和第一次见面的印象。迈入大学的校门,大学的生活,真是些许憧憬,些许迷茫,归根结底却是多彩多姿的。新的学习环境,轻松的校园气氛,学校里各种各样的活动与聚会,更重要的是还和相爱的人怀揣美好梦想从彼此的了解、熟悉、再到亲密。回顾大学的生活,陈好好和洪涛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学生活的丰富多彩,彼此间你能听清我的心曲,我能读懂你的思绪。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们还想重返校园,从头再来,再做一回同学。耳边,那首脍炙人口的《从头再来》的旋律在两个人的耳边回响:“……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连载中...下期再见!


作者简介:

冯忠文(笔名:逢时;中文),男,汉族,作家、诗人。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作家协会副主席。系中国当代文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国家级及地方各级报刊媒体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杂文等体裁作品数百万字;作品多次在国家级及地方媒体获奖,百余篇作品被国家级文献收录。蝉联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全国工商行政管理系统新闻百星·耘墨之星”,成为全疆唯一获此殊荣的个人。著有文化读本《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诗集《诗以咏志》、散文集《奶茶》等著作。散文集《奶茶》荣获首届全国“浩然文学奖”,被“浩然文学馆”永久收藏。编撰了《清荷》等数部文学作品集。个人传略收入《世界名人录》、《中华人物辞海》等辞书。


江西作家文坛

总策划主编:王水秀,作家,影视剧作家编审

执行主编:长虹,作家,影视剧作家,诗人

副主编:金耀,作家,诗人

版面设计:荣清

本期图文编辑:金耀

文学艺术顾问

孙海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江西作协副主席

郑允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江西作协副主席

邓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裴强健,高级记者,原江西电视台台长助理,书画家。

张光烈,江西影视剧作家。获五个一工程奖。

张瑞权,诗人书画家,江西书协会员。

顾明亮,江西作协会员,出版《顾明亮诗集》

李  进,广东顺德企业高管。
李云波,江西企业管理。

王  琳,江西企业家。
徐晓明,江西企业管理。

鞠东庆,大连装饰设计师。(酷爱文学)

雷田伦,四川什邡市作协副主席

何辉龙,新华保险理财规划师。(酷爱文学)

燕书权,甘肃作家,研究生。

张敬年,甘肃作家,诗人,书画家。

禹鸿海,四川诗人,书画艺术家。

如洁,西安市文史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张艺华,江苏省诗词学会会员。

张起伦,江西德兴,作家。

孙银川,湖北诗人,企业品牌策划师。

龙  洋,陕西作家,语文教育硕士。

杨建民,陕西作家,陕西国学艺术研究会理事。

刘向阳广东省作协会员。

崔    巍,吉林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书法家协会会员。

草    介,吉林省作协会员白山市作协副秘书长。

司汉科,黑龙江日报高级记者,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


本刊栏目:

[人物专访](有成就的人物或中作协会员)

[微小说]

[微电影电视剧本]

[散文]

[诗歌]

[校园一线]

[杂文评论]

投稿須知:
1.
来稿乃需尚末发表的原创作品,作者自备底稿,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无稿酬。

2.投稿时,注明所投专栏,附百字以内作者简介及个人照片,投稿前先需关注公众号。

3.本文坛编辑对稿件有修改和提供图片的权利。

4.半月内未得到用稿,请自行处理。

5.作者投稿文本一律采用word格式,音频文件要求 mp3格式,大小不超过20M

6.本期推送的作品,一星期内阅读量未达到100,下期不予推送。

7.投稿邮箱:2460504122

投稿后请加主编微信:15907085726

投稿微信号ABCD092588

8.在一定时间内,本平台将择优挑选所发文学精品在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


宏扬正能量,发掘好作品。
江西作家文坛一一热忱欢迎广大文学创作者积极参与投稿。
本文坛宗旨:原创之作,择优采用。朋友,我们在期待着……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