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课改看见科技的力量 ——宝鸡市高新第三小学心智教育智慧课堂观研记(1)

 

  【摘要】教育从来不乏先进的理念,只有先进的技术才能让教育理念落地。学科思维导图作为学习的工具,其基本功能是通过思维可视化,让学生“看到要点、看清本质、看懂联系、看出方法,从而建构知识,形成结构。醍摩豆教育科技作为教与学的可视化、智能化工具,对“看”也情有独钟:看懂图表、心灵相通;看见思考,创造改变;看法不同,多元思考;看见不同,因材施教,让教与学走向智慧。两种技术的双剑合璧,使宝鸡高新三小的七节心智教育智慧课堂展示课精彩纷呈。 

    一、先进的技术让先进的理念落地

教育从来不乏先进的理念与理论,缺乏的是能够将理念落地的先进技术。

   孔子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提出了因材施教的理念,近现代分层教学、差异教学理论体系已近完善,但在班级授课制(尤其是大班)的课堂教学中,因为没有技术支撑,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教育思想却只能”挂在嘴上”,成为中小学教师反思交流的口头禅;布鲁纳在1960年代提出“认知-结构”理论,认为学习的本质是主动形成知识结构,通过动作、图像、符号对知识结构进行表征.因为没有技术让学生“建构”,“认知结构”这一教学理论中的真知灼见也只能是“写在纸上”,成为大学教育专业的教科书。叶澜教授“新基础教育”也强调“教结构”,提出“长程两段”教学的构想,即将某一阶段知识的教学分为“教结构”与“用结构”两个时段进行。“长程两段”的“教结构”与“用结构”,在布鲁纳“认知-结构”理论的基础上,向前走了一步,但由于缺乏技术的支持,仍然没有落地,只能是“写在纸上”,供后来者在论著中引用与诠释。

  一个又一个教育的先哲,他们伟大的头脑迸发出超越时代的教育灵光。他们竺的教学理论由于没有相应技术的支撑,在进入课堂这座外壳坚硬的堡垒时,往往“折戟沉沙”,不禁令人浩叹:工欲善其事,先必利其器!

  身处信息社会富技术时代的我们,何其幸运!宝鸡高新三小运用醍摩豆教育科技与学科思维导图重拾布鲁纳的“认知发现”理论,建构“新发现教学法”,又是何其睿智!两天的展示课,我们欣喜地看到,醍摩豆教育科技和学科思维导图两种技术合璧于三小,融合于课堂,让现代课程与教学所倡导的诸多理念落地,让人看到了教学改革中技术的力量。

  王蕾、刘博等老师的七节展示课,不仅给人视觉的冲击,更给人思想的震撼:技术原来可以这样使用、课程原来可以这样综合、学生原来可以这样学习、课堂原来可以这样精彩!

繁华事散,于酒店窗口眺望八百里秦川,“可视化”这个词在头脑沉淀盘桓,挥之不去;于返程途中看车窗外绵亘的山岚,“可视化”三个字在头脑中逐步清晰起来,它或许就是学科思维导图和醍摩豆教育科技的聚焦点,我们在课堂上看到的一切,背后都是“可视化”技术在做支撑。 

  、学科思想导图:让思维可视化

刘濯源教授用博赞思维导图之形,去博赞思维导图“自由联想之弊,结合学科教学规律与特点,提出“学科思维导图”概念,并将其开发为一系列教学策略。宝鸡高新三小的七节展示课中,学科思维导图以两种形态呈现教学过程的各个环节。

作为学习工具的学科思维导图

作为学习工具的学科思维导图,是学生个体的认知工具其本功能是通过“提要点、理关系、建结构”,建构知识,形成知识结构。知识建构的过程,由提点、连线、构面、成体四个环节构成。以王蕾老师六年级数学课《小小火柴盒》为例,这节课通过解决问题,引导学生制作学科思维导图建构知识,教学过程是:

1.问题驱动,讨论求解

  2.抢权作答,分享策略

3.票选策略,同质分组

4.小组探究,作业欣赏

5.梳理知识,绘制导图

作为学习工具的思维导图,要引导学生 “四看”,实现思维的可视化:

看到要点。“看到要点”即刘濯源教授所说的“提要点”——运用导图提炼出一节课或一个单元的知识要点。

看清本质。“看清本质”,即对具体的知识进行归纳,形成概念,揭示事物的本质。

看懂联系。“看懂联系”即刘濯源教授所说的“理关系”——理解新旧知识之间的区别与联系,或新知识点之间的关系,从而形成知识结构。

看见方法。“看见方法”,即领悟知识背后的学科思想、方法与价值,即“核心知识”,发展学生学科素养。

作为学习成果的学科思维导图

作为学生个人学习成果的学科思维导图,是小组合作学习与集体教学的媒介。根据教学的需要,有些学科教学内容的思维导图,是由学生在课前(预习,或语文阅读课的第一课时)完成的。以任亚萍老师三年级语文课《翟鸟》为例,学生在第一课时(或预习)中就完成了思维导图,展示课上,老师组织“赏图揭秘”活动:

1.对子(注:2人小组)之间交流思路图、并进行修改。

2.四人小组进行交流。

3.票选出最佳学科思维导图。

4.第四组进行《翠鸟》学科思维导图展讲,通过邀请朗读、内容补充、观点反驳、挑战提问、合理建议、老师讲解等方式,进行组际互动与全班教学。

从上述活动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作为学习成果的思维导图,是学生进行知识的社会建构的媒介,借助信息技术实现课堂互动的多元化,从而促进深度学习。

1.修改导图。在对子或小组交流各自绘制的学科思维导图,相互取长补短,修改完善各自的导图。

2.分享导图。小组选择最佳导图拍照上传(飞递)到显示屏,教师将学生作品回推到小组平板,让每个小组能够分享其他小组的作品,受到思维的启发。

3.优选导图。学生运用投票器(IRS)票选出最优导图。

4.展讲导图。展示讲解最优导图,展示小组学生通过邀请朗读、内容补充、观点反驳、挑战提问、合理建议、老师讲解等方式,进行组际互动与全班教学。

综上所述,学科思维导图在课堂上以两种形态存在,并有着不同的教学功能。作为学习学习工具的导图,是运用提要点、理关系、建构的方法决问题,让学生看到要点、看清本质、看懂联系、看见方法,从而建构知识,形成结构的;作为学习结果的思维导图,是学生进行知识社会建构的媒介。以此为媒介,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进行课堂多维互动,促进学生深度学习。

如课说学科思维导图作为课堂底层的思维工具,让思维可视化,增强学生的理解力与记忆力,那么醍摩豆教育科技作为教学的可视化、智能化工具,它又能让我们“看”到什么呢?

敬请期待《让课堂看见技术的力量——宝鸡市高新第三小学智慧课堂观研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