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中年危机, 30%中国家庭“压力山大”

这是一个中国人“财富大增值”的年代,也是一个家庭债务风险剧增的年代。比如在2016~2019这一年时间里,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财富盛宴背后,是老百姓加足杠杆,锁定了未来25年以上的现金流。但很多人突然发现,财富增值了,钱也没有了。

有调查机构统计显示,我国家庭杠杆率近年来逐年攀升,2006~2019年杠杆率从11%上升至45%,2019年5月底更达到50%上下,10年间增长3倍。这一债务累积速度令人担忧。

房贷成为中国家庭债务大头

25岁中年危机, 30%中国家庭“压力山大”

近期,西南财经大学下属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报告调研了逾4万户家庭数据和12万家庭成员,发现工薪家庭平均总信贷需求额为26.5万元,其中房产信贷需求额为22.5万元。工薪家庭平均实际信贷额为12.5万元,其中86.3%是住房信贷。

2019年以来,我国采取了堪称“史上最严”的房地产调控措施,但依然抑制不住居民买房的热情,甚至部分非住房贷款“暗度陈仓”流入房地产。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研究员王梦雯表示,2019年3月以来,短期消费贷款同比走势大幅攀升,明显偏离稳中有升的零售额。按照社会零售额同比走势估算,2019年3月以来新增异常短期消费贷款金额约3700亿元,估计约有3000亿元流向楼市。

25岁中年危机, 30%中国家庭“压力山大”

显然,这种变相“短贷长用”的行为,涉嫌违规操作。在冲击业务的压力下,商业银行普遍通过给个人直接授信等方式,来扩大城市居民贷款空间。相比住房抵押贷款,披着“新马甲”流入房地产的短期消费贷,存在更大的潜在金融风险。

城市家庭杠杆率偏高主要体现在中青年家庭。

那些在2015年后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中国社会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在一二线城市,年轻人买房除了向银行贷款外,通常还会向亲友借钱。

在家庭负债压力过大背景下,中年人需要背负四座“大山”:房贷、车贷、赡养老人、教育子女。

很多家庭敢于高负债,是基于资产持续升值、收入不断提升,一旦出现资产估值水平下降、收入下降,家庭负债能力就不可持续。不敢辞职、不敢生病、不敢要二孩,成为当前不少家庭的真实想法。

在高负债时代,这些中青年的财富最危险。如果房价出现较大波动,或者经济持续下滑,他们的家庭债务风险就会显现出来。一旦资不抵债、断供停贷,甚至会造成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25岁中年危机, 30%中国家庭“压力山大”

一份历时半年、入户4万家庭的调查报告,揭开了中国工薪家庭负债真相!

目前中国有超四分之一的就业人口属于工薪人群,工薪阶层是中国劳动力人口的主力,也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八成以上的工薪家庭处于中等生活水平及以上,其少儿抚养负担较重,老人抚养负担相对较轻,消费需求较为旺盛。

合理的信贷能有效促进家庭财富增加,进而刺激消费。工薪家庭的信贷需求远高于非工薪家庭,且向银行借款的倾向较高;由于工薪家庭收入的稳定性,其信贷获得情况明显好于非工薪家庭;需注意的是,仅有一半家庭的信贷得到了满足,工薪家庭和非工薪家庭均存在较大的信贷缺口。

债务大爆发,中国30%家庭不堪一击!

近年来,GDP增速出现明显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增长仅6.7%。

在GDP放缓的背景下,你压根不可能指望社会薪资收入有明显提高,但与此同时,房价的在这些年仍旧保持畸形增长。

和2001年相比,我们的平均收入增加了不到4倍,而一线城市的房价增加了至少十二倍。也就是说,收入每增加一块钱,房价就会增加不止三块钱。这个收入与房价差距比,便是造成今天年轻人越来越失去斗志、陷入“中年危机”的重要原因。

从供给端和需求端看,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人口红利、技术红利和全球化红利。

人口方面,老龄化日渐严重。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突破2.3亿,占总人口的16.7%。以往以人口众多而低成本红利著称的中国,将面临来自印度的巨大挑战,中国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将更加不可持续。

技术红利的减弱,最先出现在IT、通讯、互联网行业,并将逐渐向其他行业扩散。1名中兴通讯的高阶主管表示,中兴的中国手机事业部将有超过20%员工遭到解雇。今年年初,华为也采取了45岁必须退休,大规模派往海外等变相裁员措施。

全球化方面,伴随着特朗普的上台,英国脱欧,德国、法国等国家保守主义政党崛起,全球化第一次遭遇重大的危机与挑战。

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未来将越来越受到反全球化的冲击。如今,欧盟、日本、美国相继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WTO的紧张态势已经众所周知。

这些因素都预示着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内忧外患,整体大环境不容乐观。而时代席卷而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危机的中年背后,90后又怎能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