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谁再狠命劝我喝酒,就干脆绝交吧……

声明:谁再狠命劝我喝酒,就干脆绝交吧……

我郑重声明:谁再狠命劝我喝酒,就干脆绝交吧……

这话乍一听有点圣人蛋,也有点不近人情,甚至会招来骂名。但仔细想想,我说的没有半点毛病:你能劝我往死里喝,我们肯定不是真朋友;我如果喝出了问题,你的感情程序很快会把我格式化;我如果拒绝你的劝酒,你还极有可能翻脸......

三年前,我被某个“朋友”狠命劝酒之后,在零下九度的寒夜醉卧街头近6个小时,差点丢掉性命。狠命劝我喝酒的那个人,直到今天还装B,基本上等于绝交了。

我知道,狠命劝酒的人,都或多或少耍耍“手段”。

某位大领导的老友黄江南讲过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他和大领导一起到河南某县,受到县里领导热情招待。当地有“劝酒”之风,劝酒如灌酒。一位办公室主任端起一杯酒顶在头顶,跪在地上,对大领导说,这酒你一定要喝,不喝我就不起来。

要是一般人,肯定会说快站起来快站起来,然后把酒喝了。

但是,大领导就是不喝,他不屑于劝酒人用下跪的方式胁迫,继续和其他人谈笑风生,劝酒的人依然跪在那里。

黄江南便主动提出替喝,大领导却不同意,只说“他喜欢跪就跪去”。

最后,这位办公室主任只得起身。

假如,劝酒人碰到的不是这个大领导,面对下跪敬的酒谁能好意思不喝呢?

我等小民虽然比不得那位大领导,但他拒绝劝酒的方式值得学习,值得“推广”。

我不反对善意的劝酒,特别是礼节性的劝酒,我也乐意接受并愿意分享,因为这类劝酒人善解人意,劝酒力度也不太大,主要是为了酒桌上的氛围,能喝就喝一点儿。

但是,我也曾不幸见识过不少酒桌上的劝酒高手、逼酒恶棍。他一口气喝半瓶,也逼着别人喝半瓶。这种人劝酒的方式如同“绑架”,你如果喝不下去,他会说各种难听话,会玩各种难堪。遇到这种人,我真有端起酒杯浇他头上的冲动。

这类人眼里,喝酒就是投名状,就是让林冲先去杀个人。他们的口头语是:“大哥你喝不喝?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就看不起我。”然后,一手举起酒杯,一手拉着你胳膊,你怎么辩解也没用,只有一仰脖,干了这杯再说。他只想看你的丑态,可不会让你瞧他的热闹。

有些劝酒人除了满脑子控制欲, 你喝上了也就罢了,还要扯着嗓子大呼小叫,满桌子都成你一个人的流氓主场了,就觉得我把你喝倒了才显得我NB。其实,大伙都背后叫他SB。没辙,人家自我感觉良好,好象除了劝酒,生活中征服的快感就没地方能体现了。

被劝者喝吧,劝酒者的面子似乎就捡回来了;被劝者不喝吧,劝酒者面子就好像被凌辱了一样。

于是,很多被劝者驳不了面子,只得牺牲自己的健康,以满足劝酒者心理上的平衡。原本简单的宴席,因为糟糕的劝酒风气搞得复杂难测。

所以说,劝酒这事儿,险于单位勾心斗角、恶于企业江湖政治。

我是不轻易被喝趴下的人,但还是多次被“热情”得烂醉如泥,丢人现眼。

我并不讨厌酒,也不讨厌喝酒,我最讨厌的就是恶意劝酒、狠命劝酒,找各种理由逼别人喝,通过折磨别人、奚落别人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

说白了,这种劝酒与感情无关,无非是打着感情与耿直的幌子,做出对他人人格的不尊重、对他人健康的漠视、对他人生命的不负责的“表演”。或者,只是一场权利游戏,一种自残游戏,一种道德绑架,抑或是笑里藏刀的逼迫。

真正的朋友,只会劝你少喝酒,甚至是替你喝酒!

我对狠命劝酒感悟最深的是:喝的时候有人劝,出丑了有人看,出事了没人管!

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纯属扯淡!别忘了还有一句:君子之交淡如水!

因此,我郑重声明:谁再狠命劝我喝酒,就干脆绝交吧!反正,能劝我往死里喝的人也没把老李放到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