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黄梅故事》第三辑乡音(302)长青墩

                           (此著作已公证抄袭必究)

       我以为好的短篇小说便是好酒与好花。

       一是恰当的时候阅读,一是喜好它的人阅读,常常就会发生短篇小说的宿醉。美好的宿醉都是同样的感觉,晕在一种美景里不能自拔。我阅读好的短篇小说,就是这样的情形。

     写了二十余年,这还是第一次出版短篇小说集子。说是《黄梅故事》,其实不是故事,也不是黄梅,是我自已的一次次宿醉,一次次非常有趣的宿醉。

     但愿今后还有,当然会有的。

        

              匡国战走了,洪步成心里竟觉得空落落的,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匡国战在的时候,大家都一起忙忙碌碌的,精力也都集中在樊文礼的病上,什么也浑然不觉的。现在匡国战走了,樊文礼的病似乎也稳定了,洪步成的心也就跟着走了。挨到天擦黑的时候,洪步成跟洪晓成说,你这阵子也硬郎多了,想回去看看在湖里的父亲。


          唉,也真是的,洪晓成说,这些日子倒楣的事是一件接一件的,倒把老父亲给淡忘了,也够难为你的,我这就到街上买些什么让你捎回去,也算我敬一份孝心的。


              姐姐,你歇着吧,洪步成说,东西还是我来办吧,他离不得的就是烟呀、酒的,一个人在湖上也寂寞。


                我看,还要给老爸带点营养品,他一个人在湖滩上也够清苦的。


                 这也是,挑些好吃的给他调调胃口。


              这样吧,洪晓成说,我们今晚就上街嘬一顿,平时也忙得没有情绪的,算是为你送行。


            姐姐,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去去就回的,没必要搞得这么隆重!


               我看还是一起上街吧,过些日子你又要外出上学了。洪晓成说这话时有些伤感,但她不想把气氛搞得悲戚戚的,便扭头抑制住眼里的泪花和有些哽咽的喉音,故作轻松地说我们吃吃聊聊,然后一起逛街购物,我也趁机散散心。


             说着,姐妹俩略为打扮收拾了一下,洪晓成又跟婆老太打了一个招呼就上街了。


              街上与医院永远是两个世界,流光溢彩变幻莫测的霓虹灯使倘佯在街头的洪步成不觉头脑兴奋脚步轻盈起来,行色匆匆的人流、首尾相接没完没了长龙似的车流以及高耸的楼群都成为洪步成流动的背景。洪步成那么寻常又是那么扎眼地在街上行走,男人的目光从各个方向各个角落射向她,洪步成就听到那些个目光噼噼噗噗地燃烧以及那些个目光相互撞击时空气急剧膨胀的爆裂声。


             洪步成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她常常犯幻想的毛病,但是两束雪亮的灯柱射过来了,在那喧 的街上她似乎还听到有人喊:步—成,步—成……


              也许是遇到追星族了,这是洪步成一闪念中的想法。姐姐说洪步成有人喊你啦。洪步成说是吗,那我们就到旁边这家饭店坐坐如何?


               小姐见客人过来了忙拉开玻璃门鞠着躬说,欢迎光临。脸上的表情像一尊蜡像,那声音也像一个机器模子压出来的。


            洪步成和洪晓成就朝里跑,随即一位旗袍的衩口直开到大腿根的领班样的小姐将他们领到了楼上。


             洪步成在桌边坐定这才松了一口气说,真凉快呀!


               点些什么呢?小姐将菜单送到洪步成面前说,我们这儿的特色菜是……


             姐姐你看吃些什么呢?


             随便,洪晓成说。


             这样吧,洪步成说,你就给我们配些吧,要清爽些清淡些,够两个人吃就可以了,饮料就拿可乐吧。


            小姐下去了,姐妹俩正在拉呱,突然闯进来两三个汉子,团团围住洪步成表情夸张地说,哇,大名星,可找到你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你们是些什么人?洪步成杏眼圆睁。


              步成小姐,请多包涵,我们只有毛遂自荐了。络腮胡说,我们是绿芭蕉空调集团有限公司的,您在影片《绿芭蕉》中的表演绝了,您得了奖这自然已有公认并不需要我们多费口舌,但是我们还要告诉您我们被您天才的表演折服了!


              这位大胡子先生,您找来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洪步成缓了口气说,您讲话能不能简洁些,不要拐弯子绕来绕去,开宗明义、一针见血。


             好,开门见山,刺刀见红。络腮胡摸着自己的下巴说,是这样的,我们有缘是不是?您拍了《绿芭蕉》是不是?而我们公司的品牌就是“绿芭蕉”。


           蛮有创意的嘛,空调的牌子叫绿芭蕉,给人一种清凉的感受。洪步成说。


            承蒙步成小姐的美言,可谓英雄所见略同。络腮胡说,我们千里迢迢赶来,正是非常欣赏小姐的清纯,我们正是邀请您拍一个广告片。


              这合适吗?洪晓成说,这个牌子,没听说过嘛!


             这位小姐说得对,养在深山人不识,好酒也要常吆喝。络缌胡的语速突然快起来,没有停顿也没有标点符号的,是一种针插不进水也泼不进的架势,我们正是想通过洪步成小姐与绿芭蕉水乳交融溶为一体的那种至清至纯的佳丽形象来向消费者展示我们这个品牌卓尔不群的品质。


            我的影视生涯刚刚起步,我还是学生,因此,对这类商业性操作,我的基本原则和立场是——一概予以拒绝。洪步成并没有被他的架势吓唬住,洪步成以不变应万变,虽然年轻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个,这个,这个……络腮胡气短了,仿佛矮了一截,但他还没有甘心,继续游说着,我们今天碰到了你,难道是偶然的吗?我们去了雷池乡您住的那个村子,说您在城里;我们去了医院,可被那些穿制服的给挡驾了。我们每天就开着车子凭着大海觅宝的信念,像巡警一样坚韧不拔地在街上巡觅,我们就不相信你不在街头出现,我们的真诚还不足以打动你吗?你难道不给我们一点点面子吗?难道你让我们鼻青脸肿焦头烂额失望而归吗?


            很动人,洪步成说,但你如何证明这不是小说而是已经发生过的报告文学,也就是真实性;还有你如何来证明你们的身份。


          疏忽、疏忽,搞艺术的,一激动就出错。胳腮胡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眼镜先生是我们企划部经理丰雪石。我叫林唤卯,导演兼摄影,你就叫我林导吧。噢,门口这位小伙子是服装、道具兼小车司机,姓杨名华歌,你坐他的车你尽管安安稳稳安然入睡吧。


            洪晓成笑起来了,洪步成也跟着笑起来,气氛似乎一下子松驰下来。


             林唤卯、丰雪石都很巴结地呈上名片,还有公司的介绍信。


           洪步成站起来一一接了,洪步成很仔细地打量着,洪步成说很抱歉,我没有名片的,坐在旁边的这位是我姐姐,她没有名片也不可能为你们做出任何证明,如果你们确认我不是假的话。


              大家都笑了,杨华歌说,假的也认了。


              林导说,不对,我们总不能要求撒切尔夫人也带名片吧!


               大家又笑了一回。


              这时候,饭店的小姐将菜送上来了。


                我们重换一家吧?林导皱着眉说,来个上档次的。


                  洪步成局促不安,洪步成有些尴尬。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与洪步成小姐在此巧遇,也是有特别意义的。一直不开口的丰雪石终于发话了,给人很有份量的感觉,而且他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睃着洪步成,是征询意见的意思,并吩咐服务小姐,添几个冷盘和特色菜,拣好的上,买单我们来了。


            还是我来吧,我要尽地主之谊的,这点钱我还是承受得起的。洪步成有些感激地瞥了丰雪石一眼,她觉得他说话办事都挺周到得体的,刚才是补她的台救她的场,不动声色、不露痕迹就把她的难堪给遮过去了。


            您的心意我们领了,您别客气!这个就我们来吧,也好让我们表现表现。丰雪石愈发地殷勤,客气道,洪步成小姐您和您姐上座吧,我希望我们的合作成功。我还要特别声明的是,不仅仅是您《绿芭蕉》获了国际大奖我们才看中了,应该说,一看您的镜头我们就怦然心动,就有这种念头,我们对您特别欣赏的是那份清纯内敛的书卷气。


            过奖了,过奖了,我哪里有什么书卷气,我读书不多的。洪步成说。


                 一个人的气质是天生的,林导说,像洪步成小姐天姿国色,杨贵妃似的,哪里是化妆品能搽出来的!


                 玩笑开大了,我怎么能跟这位贵妃娘娘比!洪步成说,她有华清池和荔枝呢!


             她总没有空调吧!丰雪石的话又把大家逗笑了。这时候,增加的几个冷盘端上来了,小姐又问喝什么酒。


            今世缘吧,丰雪石说,我相信我们绿芭蕉与洪步成小姐的缘份,来,都满上吧。


            洪步成说,我不会喝的,我姐姐也不会。


             不会喝,好,来几听可乐吧,丰雪石说,但第一杯总要喝些白的吧。


              洪步成坚决推辞,对方也就作罢了。


              洪步成小姐,丰雪石端起酒杯说,我们和洪步成小姐有幸在今天的饭店里相识、相聚,可以这样说我们喜悦的心情是语言难以表达的。为了表示我们与洪步成小姐合作的诚意,我代表公司向洪步成小姐赠送绿芭蕉空调一台,让每天伴着的绿芭蕉给您送去炎热中的凉爽。来,洪步成小姐,让我们共同举杯,来,干杯!


            谢谢丰经理、林导的美意,还有杨师傅,但这厚礼我是万万不能收的,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无功不能受禄,这绿芭蕉我万万是动不得的。洪步成呷了口饮料说。


             一开始就切入这样的话题,是否太沉重了?林唤卯说,我劝大家都动筷子吃菜吧,我最感兴趣的是这里的盐水虾,的确比基围虾什么的鲜嫩得多。


              你是海鲜吃多了,丰雪石说,那你留在这儿天天吃河虾好了。


             留不留现在还说不上,一激动也难说。林唤卯说,但有一条是肯定的,我还想在洋城请洪步成吃海鲜呢!


               这么个稀里糊涂的吃法,这海鲜我是一定不敢去吃的。洪步成有些矜持地说。


            怎么是稀里糊涂的?林导请客嘛。杨华歌鼓动说。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人在江湖,朋友越多越好嘛!林唤卯抹了一下他的络腮胡,又搛了一只盐水虾说。


               林导从来是一言九鼎,杨华歌说,我们都跟着沾光的。


            洪晓成趁着洪步成倒饮料的当儿身子靠过去附耳道,看他们瞎岔了,若真送你,我看你呀,照收不误。人家还有事求你呢,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不就是拍两个镜头嘛?难道伤你什么元气不成?把你拍勚得了?划得来的,不要白不要。


             洪步成不便深说什么,对洪晓成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看洪步成笑了,林唤卯说,丰经理从来是一锤定音的,从我跟丰经理交往的不长时间看,他的确是求贤若渴。


            这么一说,我更是铁了心不敢去了。一是我算不得贤的,二是我拿定主意不拍这类东西的。看他这一锤子的音怎么定?


            你看你看你看,丰雪石说,这络腮胡看似捧我的,杨华歌说他一言九鼎,他倒好,说我一锤定音,这“鼎”和“锤”孰重孰轻?这就叫艺术这就叫水平,看这导演的这德性,这鸟嘴,还不把我损惨了!


             林唤卯说,别以为你把这话解构了,就把我灭了,我这“鼎”是铁的,而你的“锤子”是金家伙嘛!


            众人都趁着酒性,笑得七仰八倒,杨华歌因为开车,滴酒未沾,他跟洪步成姐妹婉言道,这搞艺术的酒一喝,嘴里就没遮没拦了。


             杨华歌,你这乌鸦,你又在哇啦哇啦什么呀。洪步成小姐,我们不是跟您信口开河说得玩,我们从来不跟任何人说得玩。丰雪石酒并不多,丰雪石正色说,我们绿芭蕉人是做生意的,但的确是儒商,说“锤”呀、“鼎”也是真的,也不过份,从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送你的空调我们已从洋城带过来了,明天就上门给你安装,而且我们不管你的态度如何,我们不达目的,绝不收兵。还有我们将举行一个隆重的捐赠仪式!


            不必了,洪步成对洪晓成说,我们走,诸位,失陪了。



                   这位大胡子先生呢?慧成问。


            这位胡子先生姓林名唤卯,导演。洪步成介绍道,跟张艺谋是同学,也是搞摄影的出身。


             哇,大师、大师,慧成伸长胳膊与林唤卯碰杯说,我从小也做过艺术的梦,可惜我没有洪步成的天赋,今天能与林导在一起喝酒也是造化。


           我一眼就看出你是有艺术天赋和艺术气质的,也许不远的将来我会邀请你在我拍的影片中担任角色的。林唤卯摸着自己的大胡子说,你不是洪步成小姐的好朋友嘛,人以群分,这一点似乎就是证明。


             谢谢,谢谢你们的抬举。慧成笑着说,这一来,我倒是不敢跟你喝酒了,否则是不是有某种嫌疑,我真有这种能耐吗?


           只有不合格的老师,没有不合格的学生,这是一位教育家的格言;那么林某说,只有不合格的导演,没有不合格的演员。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自己的眼力。林唤卯叹道,说得悬乎了是不是,还是喝酒吧,一切机缘都在酒中。


            慧成慨叹道,跟你们这些艺术家在一起既开眼界又长见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好,林导,我虽不胜酒力,但我要跟你干一杯。


            慧成三杯酒下肚,脸上早已是一片云霞,身子也跟着飘起来。慧成说,洪步成、洪步成,你是主角,我大不了是个配角,也就是个丫头的命。我为你已经陪了一圈酒,你小姐再高贵也该登台亮相了。


            到亮相时我自然会亮相的,洪步成压低声音说,你吃你的菜吧。


            慧成听了心里不舒坦,脸就掠过一丝阴郁,好在慧成城府深,外人还看不出什么。只是林唤卯感到气氛有些沉闷,他的那根商业神经突然被触发了——意识到酒闹了半天但是犯了主题不突出的错误,于是他立马站起来说,洪步成小姐,感谢您密切配合。下午我们将为您的小楼拉上空调专线,然后派人打扫干净、收拾清爽。来,为愉快的合作干杯!


            谢谢,十分感谢,洪步成矜持地说,我真难以受用了,我看这清扫屋子就免了吧,让我和慧成慢慢收拾吧。慧成小姐,你说是吧?


              慧成心里正在生气,慧成嘴上又不好说什么坍台的话,慧成想你洪步成神经呢,人家要给你打扫房子你让他们打扫不就罢了,还要拉上我做挡箭牌,难不成你屋子里有金山银山不成?要真有你老子也大可不必像梁山好汉那般躲在芦苇滩里!梁山好汉那是干什么,那是要起事的!


           慧成走了一下神,慧成听到他们在吱吱喝酒,慧成一开始没听清林唤卯在叫她,她猛一发现有人叫她时她脸有些红。林唤卯已经把酒全喝完了,可洪步成只呷了一小口。林唤卯说,慧成、慧成,你是洪步成的好朋友,我敬了洪步成再敬敬你们俩,我舍不得让你们的纤纤玉指去接触那些粗笨肮脏的东西。


            就你怜香惜玉,你是想独占花魁吧!林唤卯也端着杯子插进来说,我要批评你的,不就是架根线、打扫个房间嘛,还反复跟洪步成小姐表功。你个大经理就埋头干吧,我们明白人都点点滴滴记心头。好吧,喝酒吧,四个人来一杯如意酒。


            好,喝吧,洪步成说,人说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我现在算是领教了,反正我是木偶,你们的线怎么拉我就怎么动。


              哪里、哪里,丰雪石说,严重了,严重了,应该说偶像,青春偶像。


             两位先生都一口气把酒干了,洪步成无奈地笑了一下,分好几口很困难的样子总算把一杯啤酒给喝了。洪步成一副很给面子的神态,两个臭男人只有傻笑着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的份。


              慧成也把酒干了,慧成的头有点疼,慧成感到洪步成的身影在眼前晃动而且有一层虚镀的长着绿毛似的光边,慧成觉得现在的洪步成不是以前的洪步成了,荷子处处都在耍明星的派呢!


            青墩遗址位于湖北省黄梅县东南部龙感湖约21公里处,是一处闻名全国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文化堆积属于良渚文化范畴。发现于2002年。

             自2007年开始大规模发掘。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石器、玉器和陶器。其中有柄穿孔陶斧,被誉为“中华第一斧”;刻纹麋鹿角的发现,被称作“东方第一卦”;鹿角回旋镖是在亚太地区最早创造和使用的狩猎工具,为我国首次发现;长江北岸五六千年前的“干栏式”建筑,为我国首次发现 。

               青墩遗址各类遗迹组合丰富,空间分布完整,地层清晰,遗物时代明确,这对湖北黄梅地方历史研究,以及战国、秦汉社会变迁背景下的乡村社会考古学研究,均具有重要意义。另外,对于黄梅地方史的研究、探索长江南北新石器时代诸文化关系意义重大。

          该遗址已于2006年5月25日被国务院核定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青墩遗址的发现使黄梅及其相邻地域的文明史向前推进了3000多年!同时为中国考古界确认荆楚东部存在独立的原始文化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更引人注目的是,青墩遗址总面积20000多平方米,到目前为止,试掘和正式发掘总共才发掘了515平方米,约占遗址总面积的1/40,可谓冰山一角;另有许多当年发掘和后来零星发掘的资料,由于人力和经费问题,还沉睡在文物仓库里没有整理发表--因此对青墩遗址的考古研究还远远不够。

            可以预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遗址面貌的进一步揭示,对青墩遗址和青墩文化的研究,定会展现更加璀璨辉煌的未来

            从青墩遗址古土样品的孢子花粉分析,青墩遗址的古气候由全新世中期的温暖潮湿转为晚期的温暖湿润。古青墩人在得天独厚的滨湖(雷池)平原上,从事农耕、渔猎、饲养、纺织等生产活动。特别需要提及的是,在第6文化层有占组合2%的荨麻科花粉,可能是苎麻属的一种,同层出土物中亦有陶纺轮,这说明,古青墩人已经开始种麻纺线织布,黄梅地区纺织业的历史似可追溯到5000多年之前。玉璧、玉琮等较精致玉器的出现,可能也意味着已有专门从事某种生产的手工业者。

             经过对青墩遗址出土麋鹿角上的刻划纹作分析,这些刻划纹应属于 

易卦的早期形式,由此引起了国内许多知名学者的重视和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张政良教授在他发表于《考古学报》1980年第4期上的一篇论文中指出:“1979年湖北黄梅青墩遗址发掘,出土骨角栖和鹿角枝上有易卦刻文八个,例如三五三三六四(艮下,乾上,遁)六二三五三一(兑下,震上,归妹)。其所使用的数目字有二、三、四,为前举三十二条考古材料所无,说明它的原始性。这是长江中下游新石器时代文化,无论其绝对年代早晚如何,在易卦发展史上应属早期形式,可以据此探寻易卦起源地点问题。”在1987年的国际周易学术讨论会上,许多论文都直接或间接地提到青墩遗址的这一重大发现。

              在青墩遗址出土的大批陶器中,有一枚堪称“国宝”的有柄穿孔红陶斧,系按石斧实物仿制的,分柄和穿孔斧两部分。此陶斧并非实用之物,但为当时穿孔石斧的装柄方法提供了实物证据。陶斧的造型十分别致美观,现为武汉博物院收藏,系国家一级文物。无论从其历史价值,精神价值,美学价值都可称为黄梅的镇县之宝,黄梅精神的象征,黄梅历史的佐证。此外,青墩出土的用鹿角制的耒和三叉形投掷器,在湖北系首次发现,亦具有重要的历史考古价值。


武汉明斯克影视传媒集团策划总监文学统筹\湖北省食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湖北省策划协会秘书长\武汉鼎诚影视学院兼职教授\武汉电视台《生活全报道》制片人\电视剧《黄广会战》编剧\湖北日报《酒水栏目》主编\宣传部副部长级调研员詹玮,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 加WO微信:yszw66   )

【个性签名】《电视剧本就是这样炼成的》故事加故事,一集一集就成了电视剧。如果学习写剧本,那么最好写自己的事情,不要改写别人的材料。一个人写,不要合作。这样你们会学到很多东西,酬劳就是经验。平生喜欢与文字为伍;还是会用那些笔战斗的;若这些年的回忆是糖,我想真的会甜的忧伤!在回望时,想着陈年旧事,像一杯烈酒灌满胸膛。天下真正做出事情的人们都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诸葛亮心里恐怕是雪亮的,也晓得他总弄不出玩意来,然而,他却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叫“做人”。所以,成长一直是很多文学乃至电影表达的永恒主题。无论写什么,文人都是在蚕食自已的心血精魂。我的梦想:看三千部电影,拍摄并且剪2000部电影(视频),听1000个人的交响乐作品!看500个中外作家的作品!写一写生活中的故事、拍一拍生活中的照片、观察一下不同阶层的生活现状!

第188期影视之星:黄克(我社以后每星期五发布影视之星推荐栏,每期二篇文章+作者简介与自述,欢迎大家关注我社微信公众平台官方订阅号(yszw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