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黄河去旅游】(19) 大禹渡与夏朝古国

“茫茫禹迹,画为九州”,也就是大禹走过的地方就是“中国”最早的疆土,人们住在他老人家走过的地方,安居乐业,享受甜蜜幸福的生活。人家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是乘着船划着独木舟,而古老的中国则是他老人家一步步用双脚走出来的。

大禹渡大禹雕塑

这“禹步”是什么样子的呢?颇类似北斗七星的样子,走起来像跳慢三步一样,两脚迈丁字步,左旋右转,三步一扭,踏罡步斗。据说禹步是属于咒禁之术,拔箭断水,十分灵验,也难怪大禹治水成了中国有名的神话故事。后来的道家每每做法,就采用此步伐,很多少数民族的巫师祈福驱妖,也走的是此步伐。

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地图部,藏有最早的中国地图《禹迹图》拓本,是1136年刻绘的《禹迹图》,其原石刻地图原置于陕西省省会西安以西120里的凤翔府岐山县的县学中。图中描绘了公元前2205年的夏朝大禹王统治地域内贡物运输的情况,人们看着这幅图,发生了疑问:古时没有卫星定位,老祖宗们是如何精准描绘江河、海岸轮廓的呢?

         大禹治水玉雕

故宫博物院有一件玉雕,是乾隆爷用一整块玉雕刻的“大禹治水”的故事,而2000年的时侯北京保利博物院曾从香港买回一件青铜器,谓遂公盨,内刻铭文“天命禹敷土,随山濬川”。这是一件西周中期,甚至更早期的青铜器,也就是说在那个时期,“大禹治水”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

遂公盨

古代传说中,夏就是禹迹,禹迹就是夏。而我们今天要去要说的就是禹迹中的大禹渡及隐于夏县的禹王城。

大禹渡位于芮城县的东南部的黄河之滨,距县城五六公里左右。相传当年大禹治水,一路从龙门而来,曾在此观察水势,踏勘地形,休息于此地,因此将这个渡口称为“大禹渡”。大禹渡后面是几百米高的黄土崖,崖上有一棵据说有4000年树龄的老柏树(树龄是在点大,4000岁?有点小怀疑),苍劲挺拔,枝繁叶茂颇像一顶老龙头,因此也被称为“龙头神柏”。据说公元前2100年间,禹王勘察水势,载下此树就是为确定高山大川的标记。柏树所在的山谷亦称为“神柏峪”,村子出就成了神柏峪村。神柏峪的山谷上镌刻有“舟于此出水得”6个摩崖大字。

神柏峪村

柏树旁修建了禹王庙,千百年来,禹王庙数次损毁,几经重建,现禹王庙为2005年在原址修复重建。庙宇南北布置,大殿、过殿、山殿依崖势分三个平台依次摆布。从禹王庙向下106个台阶,沿着新修的山路向下,沿路有一个宽敞的平台,耸有大禹雕像图,大禹手执神铁长耒,面像坚毅地站在一个高大的平台上。雕塑由175块青石叠砌雕凿而成,造型大方,极具艺术感。“大禹像”三个大字为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手书。

禹王庙大门

禹王庙正门

顺着新修的柏油路就到了大禹渡口,如今连接这渡口与崖上神柏村的则是大禹渡一级、三级扬水站,山下有沉沙池。沉沙池的旁边是定河神母雕塑像。定河神母是大禹渡当地的神仙。传说远古时期,无论河水如何泛滥,都有一个怀挽婴儿的母亲托梦给村中的老人,村民们根据梦中所示,每每居然都躲过了洪水。于是人们就在这里雕塑了这位母亲的形象,并命之为定河神母。

定河神母

黄河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是流经大禹渡的黄河水千百年来从未倒岸,一直都是靠北岸流淌,大禹渡的水利工程也就是因为这个独特的地理位置而修建的,当地的百姓说这一切都是有神母的护佑。站在黄河岸边,水面宽阔平缓,薄雾轻笼两岸,没有了舟楫挽输的渡口,终究因为寂寥而难回首昔日的盛世繁华。

俯瞰黄河,上面就是神柏峪

神柏峪距离黄河水平面至少有百米高之上,如果天气晴朗,其对岸的河南一目了然,难怪当初大禹会在此驻脚以观水势,“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大禹治水后,再灭三苗,“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其势力及部落的统治达到了颠峰,虞舜南巡死于苍梧。之后禹即天子位,面南而朝天下,国号曰夏。中国“三代禅让”的美丽神话从此结束,“国天下”变成了“家天下”。

沉沙池

大禹渡

《竹书纪年》里记载着夏朝的天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血腥的权力争斗,到了启统治之后,面临的也是骨肉相残,鲜衣怒马的儿子或许终究没有战胜老谋胜算的父亲。启之后,启的五个儿子争权乱战,生灵涂炭,之后“太康失国”“孔甲乱夏”,阴谋诡计、暗杀夺权成了夏朝的注脚。夏朝共经历了十四代十七后,延续约471年。

神  柏

历史记载夏朝最早的都城禹王城就在今日的夏县。禹王城1998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商周时,这里是与长安、邯郸、淄博齐名的四大城市之一。春秋时期,魏国曾在此建都,也是秦、汉及晋时的河东郡治所。禹王城遗址位于山西夏县禹王乡的禹王村、庙后辛庄、郭里村一带。遗址主要是东周至汉代的城址,共分大城、中城、小城和禹王四个部分,小城在大城的中央,禹王台在小城的东南角,中城在大城的西南部。

都城西南部有都教场,西北部为运粮河,东门外有大侯村、小侯村,相传曾是当时夏朝军国大臣居住地之一。在都城外,东北方面的鸣条岗上王村附近,有夏代皇陵群,周时有墓冢32个,汉代对其进行了整修,现存26座陵丘。明清两朝的夏县县志记载:除禹陵在渐江会稽山、太康陵在河南太康、桀陵在安徽亭山外,夏启之后各帝王陵寝皆在此地。金朝大定五年(1165),在皇陵坡下修建了“护元观”,侍奉香火,护持夏陵。

在小城的东南角,有一方形土台,称禹王台,又名青台,亦呼璇台,其台高11米,东西长约70米的黄土夯筑而成。相传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其妻子涂山氏就曾在此遥望企盼大禹归家的地方。后大禹去世后,人们在此了禹王庙,从春秋到民国末年,历代香火不断。禹王庙毁于1946年。

禹王台

现在台上的禹王庙及台下的圣贤堂,是当地一位老人自己用红砖及彩色棚布搭建,里面还彩塑有夏朝十四代十七位君王,这些全靠老人自费以及南来北往来此学习参观的游客、考古研究人员捐款。他领着我们去他住的简易房里,里面有不少他从地里拣出来的好宝贝——汉代陶片瓦当,讲起夏朝来,他脸上充满了温暖与知足,仿佛每多来一个人就是对他文保工作的肯定。他会拿出自己手绘的禹王城遗址图,给你讲述曾经夏朝的城市布局。我看到在青台的东边,还标识有酒池,用老人的话说夏代最后一代君王就在这里过着“吃着火锅,唱着歌儿”的奢靡生活。看着简易房里那满满的一房子的夏朝皇帝,不知在前排就坐的大禹夫妇,是应该心里感到欣慰呢?还是另有感触?

请看下集:【沿着黄河去旅游】(20)       

                   拥抱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