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美酒香 适量可养生

经典名著《红楼梦》的好多章节当中,都有大量与酒有关的描写。据粗略统计,全书中,“酒”字出现近600次,酒事场景60余处,涉及酒之种类,亦达七八种之多。美酒飘香,醉意氤氲之中,也不乏大量养生保健方面的细节与常识,值得我们深入其中,做更进一步的详品和细究。

营养助神绍兴酒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袭人对宝玉说起大家正准备筹钱为他过生日时,提到:“我和平儿说了,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了。”绍兴酿酒历史源远流长,有诗为证:“汲取门前鉴湖水,酿得绍酒万里香”。早在南北朝时期,就被列为贡品。绍兴酒属传统黄酒,多以大米、黍谷为原料,富含多种氨基酸,有“液体蛋糕”之美誉。即使长时畅饮,也不会酩酊大醉,反而于微醺小恍之中,正好有助于激发内心的灵感和奇思妙想。历史上,有很多名流,都是在此状态下创作出不朽的杰作。陆放翁之诗、曹雪芹之文、王羲之之贴、徐文长之画等等,皆属此类。而中医经典著作《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当中,提到黄酒时,也称其性平和、不伤人、有营养,是难得一遇的养生佳品。

甘润醇香惠泉酒

《红楼梦》第十六回和第六十二回,凤姐招待奶妈赵嬷嬷,芳官谈及洒量时,都提到了惠泉酒。据《史记》、《吴越春秋》等书记载,无锡酿酒历史至少已有2000年之久。惠山泉水甘甜,相传有九龙十三泉。后经陆羽、刘伯刍品评,遂被尊为“天下第二泉”。从元代开始,此地泉水所酿之酒,就逐渐被称作“惠泉酒”。早在明代,惠泉酒就已名闻天下。大学士李东阳曾在诗中写道:“惠泉春酒送如泉,都下如今已盛传。”到了清代,惠泉酒又一举成为贡品。《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其祖上担任江宁织造这一要职时,最多一次,曾浩浩荡荡,运40多坛惠泉酒进京进献,那气势和场面,不可谓不壮观宏大。而其味温雅柔和、甘润醇香,饮后心怡神舒、余韵无穷,也是历来被大家公认的事实。

防病益体屠苏酒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贾府上下齐聚一堂,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这是,屠苏酒便作为贡品之一展现于众人面前:“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毕,贾母起身进内间更衣,众人方各散出。”屠苏酒自古以来,就是传统节日春节里的专用酒,又称岁酒。屠苏本指古代的一种房屋,因为酒是在这种房子里酿出的,故称屠苏酒。相传,屠苏酒最初由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由于主要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材,所以有祛风寒、清湿热及预防流感的作用。晋人宋懔在《荆楚岁时记》中曾这样写:“正月一日,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屠苏酒、胶牙饴”。南宋陆游《除夜雪》里,也有如下诗句:“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安神解郁合欢酒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写黛玉因吃了螃蟹,感觉心口微痛,想喝口热烧酒时,宝玉忙道:“有烧酒。”便令将那“合欢花浸的烧酒”烫一壶来。合欢酒,是用合欢树上开的小白花浸泡于烧酒当中而成的一种药酒。作为一种常见中药材,合欢味甘,性平。归心、肝经,因此具有祛除寒气、安神解郁之功效。《本经》说其:“主安五脏,和心志,令人欢乐无忧。”《中华古今注》曰:“欲蠲人愤,赠之以青裳。青裳,合欢也。”《养生论》也说:“合欢蠲怒,萱草忘忧。”中医也认为,合欢不仅能安神活络、益五脏心志,治郁结胸闷、失眠健忘之症,也对多愁善感、夜间失眠,有一定的缓解作用。由此可见,对平素体弱多病、郁郁寡欢的黛玉来说,这合欢浸泡的烧酒,还真是再适宜不过。

养脾健胃玫瑰露

《红楼梦》第六十回,用大量篇幅详细描写玫瑰露和茯苓霜事件的同时,也揭示出了贾府内一系列的人物矛盾。玫瑰露,本是来自民间的一种古代露酒,由于主要以玫瑰花为原料酿造而成,遂得其名。在清朝的时候,玫瑰露也曾一度名扬京城,成为王亲贵族们餐桌上必备的美酒之一。玫瑰花性甘微苦,温无毒,有活血散滞、解毒消肿的功效,能治疗因内分泌功能紊乱而引起的面部暗疮等。在民间,也常用玫瑰花泡酒治疗关节疼痛的习惯。《食物本草》谓其“主利肺脾、益肝胆,食之芳香甘美,令人神爽”。清代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也说:“玫瑰花,甘辛温,调中活血,舒郁结,辟秽,酿酒亦可。”临床上,玫瑰露酒则主要用于治疗因忧思郁怒、饮食不节等原因导致的胃脘痛。

寻乐解闷果子酒

《红楼梦》第九十三回,贾芹来到水月庵,与小沙弥、小尼姑们玩闹时,提议“我今儿带些果子酒,大家吃着乐一夜好不好?”在当时,果子酒全是来自民间,是普通百姓人家,用橘子、苹果、梨、枣、山楂、荔枝及各种野生水果随意酿造而成。这种酒成本低廉,制作简单,酒精度也不高,是普通大众平日里寻乐解闷的首选。由于其身份低贱,档次不高,因此也永远不了贾府这种富丽堂皇正式场所。而对出身低微、家境贫寒的贾芹来说,在游玩当中,拿出这种酒来,和大伙一起找乐子,寻开心,倒也蛮符合身份。尽管如此,但由于果子酒含有大量维生素氨基酸,因此与白酒、啤酒相比,其营养保健价值自然更胜一筹。另外,果酒含有多酚,可抑制脂肪,有独特的瘦身减脂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