纾困基金 | 一家科技上市公司这样挺过“生死劫”


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浙江等多地近期推出或酝酿纾困基金,一批上市公司已经集中发布股权质押解除公告。纾困基金如何救助上市企业、稳定资本市场?从北京市政府纾困基金救助的首家民营上市公司——北京佳讯飞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佳讯飞鸿)的案例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佳讯飞鸿是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家民营高科技上市企业。尽管企业业绩连年向好,但半年多来股价持续下跌。在大股东股权质押率接近100%的时候,海淀国资委采取纾困措施,出资约2.08亿元购买大股东股权,将质押率降到30%左右。公司董事长林菁说,面对巨大的“融资高山”,企业陷入“易主”的困境,国资基金入股但不控股,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了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遇险:董事长股权质押率最高到98%,天天睡不着觉

12月中旬,北京的天气已经转寒。在海淀区中关村环保科技示范园里佳讯飞鸿办公楼下,员工们踏着熹微的晨光,走进楼里开始工作。就在几个月前,员工上班并没有这样的劲头。这家民营上市公司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

佳讯飞鸿1995年成立,从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起步,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主业是指挥调度控制系统,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曾先后为青藏铁路、奥运安保、长征系列、天宫系列等多项国家重点工程项目提供产品和信息安全保障服务。林菁介绍,上市以来企业营业收入保持平均每年20%左右的增长。该公司的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44.2%和51.2%。

“公司上市后,我们两个大股东没减持、没大笔消费,更没转移资产。”林菁说,近年来,公司大股东通过股票质押的方式进行融资,投资了一些与公司未来发展相关的前沿技术,他个人质押了百分之二三十的股票。然而,今年以来资本市场的波动让他始料未及,股价从最高的每股20余元跌至每股不到5元,缩水3/4。“我个人的股票质押率一度因补仓而达到98%,今年六七月我急得天天睡不着觉!”

“有企业想全资收购,被我拒绝了。股价这么低,这是趁火打劫。”林菁说,“政策要求降杠杆,资本市场遇冷,银行也收紧,不给企业和个人贷款,包括给了授信额度的银行提现也困难。”为了筹资,公司的另外一位大股东出售一套北京的房产,房款一到手就去赎回被证券公司质押的股票。

“那时再有两三个跌停,就准备爆仓了。2015年'股灾’扛过来了,2016年'熔断’扛过来了,没想到这两年业绩大增,却差点把企业做垮了。”林菁感慨道。

纾困:地方国资基金出资2亿元解围

林菁说,今年7月初,在北京市政协举办的一次座谈会上他谈到企业遇到的困难,引起了海淀区领导的关注。在区领导的支持下,佳讯飞鸿同海淀区国资委保持密切沟通,没想到很快就企业纾困达成共识。

从7月开始,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佳讯飞鸿进行了严格的现场尽职调查,结论是:该公司治理规范,内部控制合规,科研成果显著,未来发展势头良好,现阶段只是因外部形势变化而出现困难。“就像又进行了一次IPO,完全是市场化方式。”林菁说。

9月17日,林菁和公司另外一位大股东分别与具有海淀区国资背景的北京中海丰润投资管理中心签约股权转让协议。两位实际控制人共出让37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22%,获得约2.08亿元资金。在协议里,成为第三大股东的受让基金承诺“不谋求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持股数量不超过林菁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数量”。

以救助佳讯飞鸿为模板,海淀区形成了以市场化基金支持优质上市企业发展的具体方案。由海淀区国资委所属海淀国资中心等3家国企联合东兴证券,发起设立“海国东兴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基金”,基金规模100亿元,一期40亿元。

“海淀聚集了130余家境内A股上市公司,目前已有40多家企业申请纾困基金,我们正在对企业进行尽职调查。”海淀区国资委副主任白二平说,下一步,海淀区将联合银行、证券公司、投资机构、担保机构等金融机构及相关行业协会,建立海淀区支持上市公司发展联席会议工作机制。

“政府及时伸出援手帮助企业解决了实际的困难,让企业家心无旁骛搞创新、安心踏实做企业。”林菁说,最新的交易数据显示,尽管佳讯飞鸿的股价还在起伏,但是比最低点已经上升20%以上。

期待:纾困政策能惠及“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在国资基金支持下走出“劫难”,林菁做好做大企业的想法更加强烈。“如果没有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没有国资雪中送炭式的支持,我和身边的很多企业家都可能提前'退休’。”林菁说。

据记者统计,目前有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浙江等地的地方国资推出或酝酿纾困基金。截至目前,一批上市公司已经集中发布股权质押解除公告,意味着近期一系列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的政策效果已经显现,部分民营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得到了一定的化解。

林菁建议,完善国资基金的救助机制,扩大纾困基金的救助范围,惠及一些未上市、有良好发展前景但遇到资金困难的中小微科技创新企业。这些“中间层”企业研究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是原始创新的“火种”,但在资本寒冬的背景下,也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林菁介绍,他投资的一家初创公司,已经是水下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行业领军企业,有三款产品已经完成从实验室研发到供应链整合、工厂量产、产品质量控制以及市场渠道拓展的全过程。然而,公司对资金需求最大的时候却遭遇了“资本寒冬”,融资困难,工厂难以大规模量产。没有现金流补充,公司也无法把更多资源和精力放在下一代产品的研发上。目前公司正在争取到科创板上市,以便拓展更多融资渠道。

“我们是上市公司,好歹还有融资渠道。但这些创新企业都是靠风投,可以说除了人力资源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抵押物。一旦遭遇资本市场'寒冬’,这些成长中的企业受冲击是最大的。帮助他们也是为了保存创新的种子。”林菁说。(记者涂铭 张超)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