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在隆庆五年(1571)封贡之后的次年,即隆庆六年(1572)俺答汗做出一项重大决策,要在土默川的大青山以南和大小黑河之间仿照过去元大都的风格修建一座草原都市。

土默川地区的建城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在今托克托县古城村设置了最早的行政建制云中郡,并修筑了云中城。1000年前的辽代在大青山以南白塔地区也曾建起了丰州城。可是到了元末明初时期,由于连年战火洗劫,丰州城百姓弃城而逃,绵延兴盛了400多年的丰州城毁于一旦。从那以后,土默川有300多年是一片荒野,人迹罕至。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土默川

俺答汗为了扭转这一局面,开发土默川,开始了艰苦的建城工程。他大智大勇地派人到明朝边境地区招募大批木工、泥瓦匠、铁匠等工匠,并亲自参加指导工程的设计和监督施工。明朝政府也为了表示友好,在技术人才和建筑材料上也给予很大援助。

万历三年(1575),经过近四年的建设,草原城市呼和浩特(史书称“库库和屯”意为青色的城)拔地而起,城内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一派欣欣向荣景色。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呼和浩特夜景

万历九年(1581)俺答汗还续建了周长20里的呼和浩特外城,并兴办草原手工制造业,使城市人口逐年增多,这座草原城市具备了更大的规模。后来呼和浩特城逐渐成为蒙古草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成为一个闻名塞外的历史名城。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八思巴与忽必烈唐卡

俺答汗西征青海后还重建了蒙藏关系。

在元朝,西藏萨迦派佛教首领八思巴担任国师,代表元朝管理西藏。元朝退居漠北后,蒙藏联系基本中断。俺答汗为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谋求与西藏宗教领袖建立密切的联系。

万历六年(1578),俺答汗率领土默特右翼贵族及部众8万余人,浩浩荡荡长途跋涉来到青海,与格鲁派藏传佛教领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举行会谈。俺答汗十分欣赏和崇尚格鲁派藏传佛教教义,带领蒙古部众正式接受了格鲁派藏传佛教,使藏传佛教在蒙古草原得到传播。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三世达赖喇嘛

与此同时,俺答汗赠封索南嘉措“达赖喇嘛”称号,“达赖”是蒙古语大海之意,“喇嘛”是藏语大师之意。索南嘉措非常珍惜“达赖喇嘛”这一封号,往前追认了两世,因而自己就成了达赖三世。从此藏传佛教最高活佛才有了“达赖喇嘛”的称谓。索南嘉措回赠给俺答汗“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称号,意为“聪明睿智之汗王”。时隔75年以后,清世祖顺治皇帝于顺治十年(1653)正式册封达赖五世罗桑嘉措为“达赖喇嘛”,确认达赖在西藏的政治和宗教地位。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顺治皇帝会见五世达赖喇嘛

在这里顺便一提的是在顺治二年(1645),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实汗加封西藏扎什伦布寺寺主罗桑却吉坚赞为“班禅博克多”的称号(博克多,蒙语对智勇兼备人物的尊称)。时隔68年的康熙五十二年(1713),清廷正式赐金册金印确认“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满语珍宝之意)的政治和宗教地位。藏传佛教两大活佛体系的建立,使得蒙藏关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新建立起来了。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顺治皇帝所颁达赖喇嘛金印的印文

俺答汗加封“达赖喇嘛”和固实汗加封“班禅喇嘛”的意义十分重大,从此使西藏地区进一步与蒙古地区和明朝、清朝加强了联系,为以后中国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形成创造了条件。也为达赖喇嘛、班禅喇嘛掌领西藏前藏、后藏的地方政教大权、成为藏传佛教的领袖打下了基础。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班禅金印

万历十六年(1588),达赖三世索南嘉措在进京接受明朝皇帝册封的途中,圆寂于内蒙古正蓝旗境内。临终时他留下遗言,称他的“转世灵童在俺答汗家族中”。万历十七年(1589),阿勒坦汗之孙新添一子,于是被确认为四世达赖喇嘛,法名云丹嘉措(蒙古名云丹扎木苏)。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拉萨哲蚌寺四世达赖喇嘛像

云丹嘉措是迄今为止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他被确认为藏传佛教格鲁派领袖之后,使得蒙藏两族关系亲密无间400多年。四世达赖云丹嘉措万历三十年(1602)来到西藏拉萨哲蚌寺主持佛教和政务,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圆寂。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呼和浩特大召寺

俺答汗从青海回到土默川后,于万历七年(1579)在呼和浩特城内修建了蒙古地区的第一座藏传佛教寺庙,俗称大召寺。从此以后,土默川地区召庙林立,僧众云集,并逐渐扩展到整个蒙古地区。

历代达赖和班禅中唯一的一位蒙古人

蒙古文佛经

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的盛行,使得蒙藏两族文化相互交融,也为蒙古人带来了藏族的绘画、雕刻、建筑、音乐、医药、文学、哲学等艺术门类和知识。

(系列之十五待续)